战疫,我是你的铠甲归来,你是我的世界

时间:2020-03-06 13:29:23 作者:admin 热度:99℃

清远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出征前,一名男孩因为不舍,抱着即将出发的护士妈妈哭了起来。南方日报记者 曾亮超 摄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亲朋好友为即将赴武汉的医护人员加油打气。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摄

“怎么还没来信息,不会出事了吧?”在广州家中,赖雅芳隔几秒就看一眼手机。往常这个时候,丈夫谢国波已经从武汉市汉口医院的隔离病房出来,回到住处给她报平安了。失联了不知多久,丈夫终于来电,说有事耽搁了。挂了电话,她扶着额头自言自语道:“疫情快点结束吧!”

她知道,其他2000多名广东医疗队队员的家人也这么想,所有人都这么想。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在千里之外与疫魔战斗,这种经历对多数人来说都是第一次。从不舍到担心,再到思念、心疼,这些情感在反复交织。

一个理解的笑容,让他们卸下一天的疲累;一句“你说,我在听”,让他们的压力得到纾解;一声“家里一切都好”,让他们在战斗时心无挂碍……在这段不寻常的日子里,家人的支持让广东医疗队员们勇往直前。

战疫,我是你的铠甲;归来,你是我的世界。

●南方日报记者 王聪 陈理 黄锦辉

你去就是,我没问题

谢国波刚去武汉时,赖雅芳对他有些“不满”。“你让我在家好好照顾自己,但你呢?”有一次,怀有身孕的她忍不住发了脾气。原因是丈夫第一天下临床后,发现衣服后面的带子受了点“污染”,好在及时消了毒。

从那次后,夫妻俩约定,谢国波每天都要给家里报平安。有时迟迟没来信息,赖雅芳就打电话过去。

报名支援武汉前,谢国波征求妻子的意见。“你现在是‘两个人’,怕你照顾不好自己。”他说。赖雅芳说:“你去就是了,我没问题呀。”除夕夜送丈夫回省人民医院集合时,赖雅芳强忍着,在回来的路上才让眼泪流下来。作为同行,她知道工作时专心的重要性。

出征那天,很多亲朋好友都来送行。大家清楚,这不是一次寻常的出差或远行,时间紧迫,千万句叮嘱大都化作一句话:“保重身体,平安回来!”

除夕当晚,在广东实验中学读高二的罗迪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摘掉口罩,就看到母亲吴金玲正在收拾行李。当时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他愣愣地看着母亲,最后憋出来一句:“注意安全。”

今年17岁的罗迪,给人一种超越年龄的冷静和理性。回忆起那天的场景,他说:“当时其实有些慌乱,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给妈妈添乱……”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送行时,他甚至还讲了个笑话,把吴金玲逗乐了。

疫情紧急,有些人甚至连一句“保重”都没来得及当面说。

春节放假回到老家后,吴文慧就期待着男友王凯来提亲的那天。大年三十,王凯突然跟她视频对话,说要去湖北。“你平时心脏不太好,回头出了事怎么办?”吴文慧第一反应是不同意。

但她知道自己说服不了王凯,最后还是帮他改签了机票,把目的地从她的家乡改成广州。实际上,相恋10年,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珠江医院工作的男友因为紧急工作临时爽约。“你就是个‘鸽子王’!”吴文慧苦笑着说。

王凯等人支援的汉口医院,重症、危重症患者多,工作千头万绪。好在心脏一直比较给力,没有出现问题。但他没想到的是,吴文慧又揪住新的问题“发难”。

“你脸上都是印痕和压疮,得注意保护啊!”视频对话时,吴文慧开玩笑说,“降低了颜值,还怎么娶我?”其实她是担心病毒会进攻创口。

两人哈哈大笑。笑罢,王凯一脸认真地说:“我一定会平安回去的,这一次,我不会再爽约了。”

你在一线,后方有我

“妈妈,爸爸是不是‘白衣天使’?”听到4岁半的小女儿突然发问,沈思停下手中的家务活。原来,小家伙在妈妈手机上看到一些医护人员的视频。沈思摸着她的小脑袋说:“当然是呀。爸爸正在武汉拯救人类呢。”

沈思和丈夫王昊都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对于她来说,医生执行紧急任务是常有的事,但“只要注意做好防护,一般不会‘中招’。”

过去的一个多月,在广东2000多个家庭中,至少有一个“主心骨”暂时缺席。善解人意的其他成员,默默地承担起留下的家庭责任,让生活平静过渡。

这段时间来,每天晚上,沈思都会在网上提前“点好”第二天的肉和蔬菜。值白班时,就由年过七旬的姥姥照顾两个孩子。孩子喜欢“拆家”、打闹,让沈思感到头疼。采访时,她跟记者开玩笑说:“我甚至怀疑,孩子他爸就是为了躲清闲才走的。”

跟小女儿不同,10岁的儿子王思元已经懂得离别的滋味。“妈妈,我想跟妹妹睡一个屋。”前几天,有独立小房间的王思元提出这个要求。沈思知道这跟丈夫离家有关,“父子俩平时爱一起打篮球、游泳、玩游戏,爸爸在家,他才有安全感”。

这种心里空空的感觉,也一直伴随着赖雅芳。谢国波在家时,每天炖好燕窝等补品,端到她嘴边来;每次产检都陪着,什么都不用她管。打丈夫走后第一天,赖雅芳就感到无所适从:没人盯着她按时按点吃饭,去做产检发现自己根本不熟悉流程。要强的她给自己打气:“没事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不让老公担心!”

即使理性如罗迪,也不免有黯然神伤的时候。有时早上起来,他会喊母亲吃早餐,以为她还在房间里补觉。吃饭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母亲坐的椅子是空的,心情就变得低落。每次视频聊天时,吴金玲都会嘱咐他保护好自己,同时抓紧时间学习。

这段时间,罗迪觉得自己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每天准时上网课之余,他还会听一些外语歌曲舒压,甚至开始学唱。“妈妈一直想听我唱歌,但我总是不好意思开口。”罗迪说,“等妈妈回来,我一定唱给她听。”

英雄,我们等你凯旋

家人是最好的心理医生,能到达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当医疗队员们感到难以支撑时,往往是家人让他们“满血复活”。

“浩子,我觉得你在武汉表现得不好。”前几天,在给同事刘浩的“家书”中,留守后方的南方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长朱顺芳“批评”了她。为什么这么说?她紧接着写道:“因为你都不怎么理我。”

这封信看似在“撒娇”,实际上表露了一种心疼。在湖北,广东医疗队接管的都是任务最重的病区,工作量超负荷。从新闻中了解汉口医院的情况后,工作20多年的朱顺芳说,困难超出她的想象。

朱顺芳和刘浩相识18年,亲密如亲姐妹一般。刘浩随首批广东支援湖北医疗队奔赴武汉后,两人联系就变少了。朱顺芳不敢打扰她,只能默默心疼。刘浩喜欢吃肉,朱顺芳就许下承诺:“等你回来,我就做一锅红烧肉,都是你的。”刘浩想了想说:“换成排骨行不行?”

听到吴金玲发来的语音里带着哽咽,罗迪知道她又“感性”了。在他心里,母亲是个情感丰富的人,看到病人痛苦甚至离世,会跟着一起伤感。视频联系的时候,他总是安静地听母亲倾诉,把情绪完全释放出来。“责任感强是好事,但只要尽力就好。”他安慰母亲,“你是病人的依靠,一定要坚强。”

在前线奋战时,一封封或长或短的“家书”,搭乘互联网来到医疗队员面前,成为寒冬里的一碗热汤。

2月14日是赖雅芳和丈夫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在这之前,赖雅芳手写了一封书信,不少平时说不出口的话从笔尖“流”出来。“希望笑起来像个太阳的你,可以用乐观的态度感染身边的同事……宝宝在等你回家,听你讲自己的英雄故事……”她写道。

几天前,学校老师在线上布置了一篇作文,主题为“抗击疫情”,王思元在作文纸上写了《给爸爸的一封信》。写好后,他拿给沈思看,说:“妈妈,这是我写得最快的一篇作文!快帮我拍照,发给爸爸!”

在王思元心里,爸爸是个大英雄。他在作文中提到,有一次,从照片里看到爸爸的手术衣被汗水湿透,“我很心疼,也感到骄傲,你是跟病毒战斗的勇士”!

收到儿子的“家书”时,王昊正在去隔离病房的路上。他惊喜地发现,路旁的樱花已盛开。晚上,他给儿子录了一段视频作为回信:“元元,武汉的樱花开了,春天来了,疫情就快消散了。等着爸爸回来啊!”

编辑: 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