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投行遭遇极寒入不敷出金领褪色保代跌落神坛

2018-11-30 19:45:28

投行遭遇“极寒”入不敷出:金领褪色 保代跌落神坛

2012年,对不少投行人士而言,宛若坐过山车。首次公开发行(IPO)急刹车、保代金领褪色、降薪裁员盛起,前两年动辄几十亿净利的投行,今年却开始出现入不敷出。作为一名长期关注券商投行业务的,我深刻感受到了在这种行情下投行人的彷徨与坚守。

“2012年就这样飞逝而去,年初确定的4个首发项目,1个拖到今天才上报。年初的捉襟见肘感仍记忆深刻,而下半年发行趋缓甚至暂停,坚持与转变撞击,新思路与旧项目纠缠,更是心中纠结。22人,5个首发1个并购融资2个新三板1个私募债,加上改制和财务顾问合计20多个活跃项目,的结果是仅能养活自己和团队,微利。”这是某投行负责人日前所作的简单年度总结,字里行间充满着无法言说的悲凉。

毫无疑问,相较于2008年IPO重启后风光无限的日子,今年所有投行都宛若突遇寒冬。随着下半年来IPO审核及发行工作的显着放缓,原来笼罩在投行头顶的众多光环也随之而去,保代跌落神坛。

“如果IPO再停两年,我们这些干投行的都得下岗。”11月份,一位老投行人在接受采访时如此感叹。

深圳一家新组建团队的投行负责人在7月时就私下坦言,明年IPO如仍无起色,将不得不在全部门实行末位淘汰制。据悉,该投行年初计划全年完成18个IPO项目,实际却无一项目过会。

投行欠收也直接影响着投行人的切身利益。距12月5日考试成绩下发至今已有20多天了,但据了解,目前仍无投行明确给通过此次考试的“准代”加薪升职,而在此前,只要通过保代考试,加薪升职立马就会兑现。与此对应的,保代考试也有一年一考变成了一年两考,怪不得某金融猎头经理调侃道:现在券商投行啥都缺,就是不缺准代。

不仅如此,保代队伍也在不断被稀释。中证协在接管保代资格管理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已累计让54名准代注册成为保代;同时,年初证监会也调整了保代签字项目权限,将此前的“单板双签”变成“双板双签”,此举相当于将保代队伍扩大了一倍。

收入上的不景气和保代扩容后的过剩局面,倒逼着投行拉开降薪裁员序幕。继中金公司投行部裁员10%人员后,深圳某知名券商日前也爆出实行5%末位淘汰制。据称这家国资背景的券商投行部已有一批员工被调整至其他部门,一些不接受岗位调整的员工正在办理离职手续,调岗和离职人员中包含不少准代和保代。

“我们公司今年年初时就明确表示,没有年终奖。”深圳某券商投行部一位高级业务总监8月份私下告诉。而一家今年IPO进项颇丰的投行也表示,今年发放的奖金额度肯定不如去年,甚至只“意思”一下。

“依照以前的薪酬体系,现在投行成本都过大,加之首发和再融资项目难有进展,裁员降薪很正常。”兴业证券投行一执行董事说,保荐代表人能力不强的话就有可能被裁掉。

与投行不景气对应的是800多家排队企业的形成的“IPO堰塞湖”。为化解“险情”,监管部门一方面放宽了内资企业境外上市门槛,另一方面游说排队企业转移至新三板市场。多位投行人士透露,他们承做的排队企业有的已愿意撤出IPO排队,先登陆新三板市场。与此同时,管理部门加大了查处已发和排队企业造假、业绩粉饰等违规行为的力度,也强化了惩处包括签字保代、注册会计师和律师等相应中介机构的力度。

“我都不愿意签字项目了。”深圳一位老保代曾私下对说。在这位保代看来,签字项目的风险已经远远超过了签字后需要承受的风险,尤其是对个人声誉造成的风险损失。保代光环的消逝、收入的下降、签字风险的增大,投行人似乎被逼入了一个尴尬境地。这不,已有两位投行大佬转移阵地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去了——继年初华泰联合分管投行副总裁马卫国加入同创伟业之后,华龙证券分管投行副总裁全泽也已于8月加盟某上市公司,从事私募股权投资。

eva雕刻
拖链电缆
阀门电动装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