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人生大舞台 丹青写华彩

2018-12-05 18:29:07
人生大舞台 丹青写华彩 周月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画特别是中国人物画面临着如何继承文化传统,继而向前发展的问题。

黄雅丽主张“贴近生活”,在生活中直接用画笔搜集素材。

她凭借速写,首先沟通了传统和现代,同时,黄雅丽和中国传统绘画靠得很近,她的画渗透着传统的味道,这主要得益于她曾大量观摩、临习古代戏剧题材的诸多作品,精研了传统笔墨技艺。

黄雅丽的绘画技法和当时学院派所引进的西方技法距离较远,但她又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写实。

她把二者结合起来,使人物画在这样一个艺术层面上非常有味道。

之所以融会得恰到好处,是由于她表现了舞台生活的艺术,并运用了速写的元素,使舞台艺术再现于绘画之中。

她很好地切合了传统的写意精神,使作品自然而然呈现一种气韵生动的状态和格调。

生活速写是作者对客观感受的记录,也可以说是一种初的即兴之作。

它有一个直观、迅速而初步的艺术思维过程,也有一个捕捉、概括、取舍的过程,是修养、激情与技能的结合。

速写对画家的灵感启迪要比其他类型的素材来得多。

有时速写本上的寥寥数笔,会引出画家对生活现场的回想以及艺术发挥的种种联想,乃至激发起新的创作兴趣。

生活速写是原本、直接,同时往往也是冲动的一瞬间的记录,因此它们具有恒久的吸引力与生命力。

在中国近代画坛,能够以创新精神与独立面目在人物画领域展示出自我风貌的人物画家,一位是丰子恺,一位是关良。

黄雅丽在艺术取向上受了他们的较大影响,在表现戏剧人物画时,像是舞台上刹那间的定格。

她把一切不必要的场面与道具统统删除,仅将特点、能够表达主题思考的人物形象保留,以中国画的笔墨,融入西方绘画的结构形式,表现出独特的审美思考和笔墨情趣。

如黄雅丽的组画《汉宫惊魂》《长坂坡》《战马超》《楚宫恨》,这组作品立意鲜明,跟随时期变化,借似漫画般的新形式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格局,仅寥寥数笔写出深刻内涵。

如果说黄雅丽具有中西合璧的萧洒与浪漫,那么丰子恺的人物画所展示的就是中国式传统文人画的质朴与斯文。

黄雅丽痴戏,不仅爱唱,也爱画。

她的画是用稚拙的笔法画出大巧的画作,看似随意天真的几笔,却把人物造型及眼神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作品《乌龙院》中,宋江被逼无奈撒手瞪眼要开杀戒的瞬间,阎惜娇滑头的眼神,让人回味许久。

黄雅丽的作品在充分发挥中国画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善于吸收西洋画的色调变化,并对敦煌壁画、汉画像等进行深入研究和鉴戒,致力于现代文人画的拓展。

作品题材浏览古典舞台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