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山里正看红叶时

2018-11-10 19:18:10
山里正看红叶时() 市里的一位朋友想到蓟县来,约了两次都没能成行。

国庆节后的某一天,我陪客人去黄崖关长城,沿路的风景让我喜不自禁。

到景区车未停稳,我便迫不及待地给朋友发去了手机短信:山里正看红叶时。

那种想与人分享的激动和兴奋溢于言表,大自然的美丽和奇异,总能涤荡尘世中的许多鸡零狗碎,让一颗心变得热烈而清新。

人群中不断发出一声一声的惊叹,我转而注视发出惊叹的人,那些远自上海而来的旅人,有的已白发苍苍了,但我能从他们脸上洋溢出的笑容,读懂他们心底的幸福感觉。

他们没想到在蓟北的长城内外,秋景是如此丰富多彩,于是对于家乡的一种自豪感,也油然而生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蓟县的北部山区,有了层林尽染的味道。

不是一座山是这样,也不是两座山是这样。

从西部的盘山,到东部的八仙山,中间还有府君山、梨木台、九山顶、9龙山。

每到秋天,连绵的燕山山脉都置身于画框之中了。

二十几年前,曾专程去北京的香山看红叶。

那个时候的风景,找不到家常的感觉。

那些个五角枫,装扮出的是一派贵族景象,美则美矣,但显得规整和经意,我至今都还记得它们的情态,是需要人屏住呼吸欣赏的。

家乡的山则不同,红晕是一点一点炫进秋色的。

先是柿子树,柿子黄了,叶子红了。

那些个百年老树,树干粗粝枝丫扭曲,却能在枝头生出一派绚烂,于风景中显得妙不可言。

秋风吹来,巴掌大的叶片凌空飞舞,它们是不留恋枝头的,而是给柿子留出了空间和舞台。

远远望去,皴黑的枝杈吊挂着红艳艳的果子,像无数只小灯笼,从秋季点燃,经过冬天的雨雪风霜,一直亮到春天去了。

在萧瑟隆冬中的那一点色彩,能温暖多少行人啊!其次是黄栌,从初秋到深秋,叶子从绿到黄到红,每一次变化都显得泾渭分明。

那种明艳总能张扬出一种气势,让一座山变得灵动。

黄栌还开云雾状的花,与丁香的味道相仿佛,能让一座山香得打喷嚏。

经常能看到游人置身于黄栌丛中寻觅丁香的影子,他们吸着鼻子,不相信云雾状的花香来自丁香以外的植物——逢到这个时候,我总是黯然发笑。

在大自然面前,成年男女都露出了童心未泯的一面,可爱至极。

点缀山山岭岭的不能不谈大片的火炬树,又名鹿角漆。

记得二十几年前,火炬还是珍稀树种。

山里偶尔能看到几株苗木,还被人当作椿树了。

这种原产澳大利亚的植物,不远千里而来,在我们也许肥沃,也许贫瘠的山岩峭壁上,盘根错节,丛丛蓬蓬的繁衍子孙,那种理直气壮,大有他乡作故乡的豪气。

火把树树叶繁茂,表面有绒毛,能大量吸附大气中的浮尘及有害物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