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360與百度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2019-05-02 08:3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60還沒找到真正的賺錢方式,雖然真是這樣,僅次于,已擁有第二大客戶端的360,已具有了足夠的威脅性。人們用類似于“騰訊系”、“阿 里系”的方式稱之為“360系”。

360系已经引发了同行的警惕和防范。就在杀毒软件纷争激烈之际,6月1日,腾讯 医生升级版 电脑管家悄然发布。新版软件集成了医生和软件管理两个软件,而且增加了云查杀木马、清理插件等。这使得电脑管家在功能上和360已经非常相似,双方在产品层面直接展开肉搏。

据称,腾讯和百度都已经把360当做“潜在的的对手”来防范。但当下,360对腾讯的冲击还比较小,而百度才是目前应该警省的。

拥有安全浏览器、具有2.8亿用户的360客户端可以把用户的流量引向它所希望的方向。“如果360控制了百度10%的流量,这时再断掉的话,百度也受不了。当年百度收编hao123,就是因为hao123占有百度非常大的流量。”洪波认为,面对这种情况,百度一点办法也没有,百度不是客户端。

“周在3721、雅虎中国时都在做搜索,如果周有一天重新做搜索,那对百度的冲击很大。有可能的是,先把百度的饭碗抢了。”不过,腾讯的担心可以少一些,虽然360与腾讯有大量客户端,但是通信工具,是用户真实个人关系的汇总,用户离不开这样的工具。而360只是杀毒工具,“用户想卸载换别的免费安全软件,是随时可以搞定的事情”。

其实,不久前那一场杀毒软件纷争的根本原因已经不言而喻。360与的差距就是用户的真实关系,一旦留住关系,用户就很难离开。这是360没办法 与腾讯对抗的缘由。对这个差距,周鸿祎心知肚明,所以,他曾私下里表示过,“难对付的就是腾讯”。

不过,周鸿祎没想与腾讯开战,先把安全产品做好,把流量做好,不过,“周鸿祎这么一想,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真的就该紧张了”。

百度的核心价值其实就是倒流量,但现在碰上了一个具有客户端、更能倒流量的360。李彦宏已把周鸿祎当成了的敌人。

杀毒软件之争的背后,是免费之后的商业模式之争。但如果以安全之名,做更多与安全无关的事,这是业内一些人所担心的。

不过,在时期周报的采访中,感觉周鸿祎很明白这个道理:“用户体验是位的,不能在客户端上推与安全不相关的产品,否则360早就找到稳定的 赚钱方式了。”

360系正在不断壮大,大的互联公司都感到了威胁。

互联江湖未来必有一战

持续了十多天的杀毒软件行业的口水战,此刻已经渐渐平息。

5月21日,奇虎360与金山的冲突开始;5月25日,360董事长周鸿祎率先在微博上把矛盾公开化,随后金山安全公司CEO王欣在微博上应战,微 博大战开始了。

随后,可牛公司CEO傅盛,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傲游CEO陈明杰,卡巴斯基大中华区总裁、董事长张立申通过微博或博客相继参与到了口水战 中。

这场争执的背后就是周鸿祎所强调的“免费与收费之争”吗?杀毒软件的免费革命到底冲击了谁?将会成就谁?安全,电脑用户的敏感地带。已拥有仅次于腾 讯的第二大客户端的360,是否会“挟安全以冲诸侯”?

杀毒软件将是免费的天下

“金山盾就是免费安全软件,我个人其实很佩服周鸿祎在安全软件行业带来的免费革命。”与金山安全公司CEO王欣对免费未来的看法相似,互联 分析人士洪波认为,“在中国,个人杀毒市场已经毁掉了,过去十几亿元的市场不存在了,未来这一市场将是免费的天下。”

免费是对收费软件的颠覆吗?

6月8日,卡巴斯基大中华区总裁、董事长张立申对时代周报表示,实际上免费安全软件并非新生事物,在欧美有很多免费的安全软件,也并未影响收费软件的市场。“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收费产品会受到免费的冲击,但我认为这种冲击是一种良性的、暂时的冲击,可以鼓励企业进一步改良自己的产品,在竞争中继续保持优势,有利于产品的长远发展。”

卡巴斯基是俄罗斯厂商,也是杀毒引擎核心技术的拥有者。可牛的安全引擎采用的都是卡巴斯基的授权技术。

在张立申看来,“反病毒软件应当收费还是免费,我认为是一个不需要做太多讨论的话题。因为这不过是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所面对的是不同的客户群体,终的目的殊途同归,那就是为用户提供产品进行计算机安全防护的同时为企业创造盈利。免费不是对收费的颠覆,收费也不是免费的绊脚石。”

在欧美市场,收费软件与免费软件可以共存,可以分层,但在中国市场,情况并不相同,因为中国用户的版权意识不强。“中国的正版软件市场本来就是个小 市场。”洪波说道。

换言之,免费安全软件在欧美等国未必会对收费软件形成巨大的冲击,但在中国,就会如此,甚至会形成颠覆格局。也可以说,周鸿祎深谙中国国情,他打出 了免费这张牌。免费已成了周鸿祎的“金钟罩”,一个理直气壮的盾牌。

免费杀毒软件更多地冲击了国内的同类企业,如金山盾开始免费、新推出的可牛杀毒直接免费、瑞星开始更多地半年免费。而对国外杀毒企业,如卡巴斯 基、诺顿等厂商的冲击并不大。

“从根本上来说,免费并不是的方式,过分寻求免费的话,反而让企业对安全研发的投入变少了。”洪波认为,产业要发展还是需要在免费和收费之间寻 找良好的平衡点,这样才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厂商急需寻找新商业模式

免费软件如何生存?360已经具有2.8亿用户,但360现在赚不赚钱?

“免费软件本身不赚钱,但通过流量分账,360可以从百度分得一些收入。”采访中,时代周报从周鸿祎和知情行业人士处都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浏览器是搜索的天然入口”,犹如可牛公司CEO傅盛所言,浏览器市场蕴藏着无数的机遇,一定会是兵家必争之地,市场竞争剧烈程度显而易见。

对周鸿祎而言,从百度分账的重要工具就是360安全浏览器。目前,360安全浏览器已占有40%的市场。

当前,腾讯的、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百度的搜索已形成了各自的互联商业势力,并以各自的核心优势不断向外拓展商业版图。

但有一个领域,还是群雄争霸,那就是浏览器,而浏览器又在互联的商业链上占据如此重要的战略地位。

浏览器市场今天的局面,与过去微软在浏览器方面的不作为有关。IE的不安全、漏洞、更新慢等都给了其他企业进军这一市场的理由,Google的 Chrome、苹果Safari,以及Opera、火狐都有不小的市场。

在国内市场,众多浏览器更是蜂拥而起,傲游、世界之窗、360安全浏览器、腾讯TT、搜狐的搜狗高速浏览器,浏览器大战的背后是互联企业试图把握 用户入口的努力,也是在免费模式下的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这次安全软件大战的起因是360与金山盾的冲突,但这其中,其实就有傲游浏览器的影子。当时,360指责金山盾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傲游浏览器与金山捆绑,“还暗地里做手脚,影响其他浏览器的运行速度”。对这样的指控,傲游CEO陈明杰完全否认,他表示,浏览器与安全产品的捆绑很常见,360安全卫士就捆绑了360安全浏览器。

对这些争执,洪波一言以蔽之,“如果真有证据,就打官司,否则这种指责就是有着商业利益的”。

洪波认为,免费安全软件的革命之后,厂商急需寻觅新的商业模式,但建立新商业模式的条件就是拥有足够的基础用户。“周鸿祎的目标不是做杀毒软件,而 是通过杀毒软件控制住用户的入口,这也是360转战互联的重要战略。”

当下,360已经拥有了足够的用户,可以通过内置书签、默认址导航等来分发流量以获得商业利益,“与百度分账就是的例子”,洪波说道。

“目前360还没有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虽然有很多用户,但如何赚钱,还需要时间想清楚。”6月3日,周鸿祎对时代周报这样说道。

专治脑瘫的脑瘫医院
患了高血压需要多注意饮食方面的问题
小孩脑瘫后遗症的病因
分享到: